YBSC100週年橫額
英文版圖像 youtube圖像 instagram圖像

 

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

座落上環的必列者士街會所原名為中央會所,於1918年建成,為本會1966年前的總部,當年得到各方商家及賢達支持而興建。樓高六層的會所,以清水紅磚及混凝土建成,設計工整、簡約,是當年華人聚會的主要場所。大樓設計揉合中西元素且設備前衛,設有全港第一個室內冷暖水游泳池,及全港首個懸空的室內鑊形跑道。1927年著名中國作家魯迅曾於大禮堂演講,1936年舉辦的全港第一次集體婚禮亦在此舉行,日戰時期更被徵用作防空救護隊半山區A段總站以收容難民。2009年被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現用作社區中心及庇護工場。

 

必列者士街會所100周年慶典活動

日期
2018年11月17日(星期六)
時間
下午1:00至5:30
地點
上環必列者士街51號
內容
必列者士街會所將會開放全港碩果僅存的百年木製懸空鑊形跑道,以及當年魯迅進行演講的大禮堂,場內更設有大型展板以及展示多條短片和動畫,將必列者士街會所的百年舊照、重要建設及事件,一一與大眾重溫,回顧必列者士街會所歷史,以及了解服務變遷;另外,必列者士街上亦將設置多個手作及遊戲攤位,當中包括皮手帶製作,手繪體驗、童軍紥作試玩以及小食派送等,而會所泳池更設水上嘉年華,免費提供親子游泳、水中健體以及水中物理治療運動體驗,務求透過一系列的精彩活動,與市民同慶必列者士街會所百周年。

 

 

115周年會慶啟動禮

日期: 2016年3月20日(星期日)

時間: 上午10時至10時30分

地點: 九龍油麻地東方街

 

115周年會慶巡遊

日期: 2016年3月20日(星期日)

時間: 上午10時30分至中午12時30分

起步禮: 起步儀式於青年會窩打老道總會側之東方街路段進行。

參加人數:1,550人

巡遊隊伍:由開篷巴士、迷你車及單車帶領,隊伍成員包括制服小組、學校及教育隊伍、小組、會友及會所表演隊伍。

巡遊路線:東方街 > 碧街 > 彌敦道 > 佐敦道 > (經佐治五世公園左轉入)廣東道 > 尖沙咀鐘樓。

 

必列者士街歷史

 

 

會所成立

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創會自1901年,初期於德輔道中租賃民房作會址,為社區提供教育及康體服務,得到社會各方的支持。有見會員數目及事工拓展日增,當時租用之會所已不敷應用,故本會於1910年決定要自建會所。考慮到當時上環為香港最繁盛的地方,加上必列者士街當時已設立本會的學生宿舍,故選址於上環必列者士街興建本會首個會所。

 

當年設於必列者士街中央會所的購置及建築費,分別由協助籌辦本會的YMCA北美協會以及本地華商合力捐款籌集。於1912年,青年會代表在美國白宮舉行青年會會議,發現香港仍未有自建的會所,故提出若港方能於五年內籌得二萬五千美元購置會所用地,則北美協會會籌辦七萬五千美元作資助。收到好消息後,本會即向各名譽及全體董事、本地華商以及會友進行募捐行動,當中包括先施百貨創辦人馬應彪、永安百貨創辦人之一郭樂、香港首名華人立法局議員伍廷芳、香港第一位獲封為爵士的華人何啟、李樹芬醫生等;而華資財團方面,則有四大百貨之一的大新百貨,外資財團則包括舊沙宣行及三井洋行等。

 

根據會刊紀錄,當時會長黃茂林在一次會議上,即席捐出一千元(約其當時身家五分之一)支持籌建會所,會內其餘董事即時呼應,其中建築界鉅子林護捐三千元、馬應彪及歐彬各捐二千元,終在各方大破慳囊下,共籌得二萬五千美元,最後再向政府以減價至二萬五千元的地價成功購置必列者士街會址。

 

佔地一萬零八百方呎的六層大樓會所,於1915年12月18日開始動工。大樓是由美國建築師Mr. Shattuck及Mr. Hussey設計,本地建築商Mr. A.R.E. Rewen執行,故流露着美國當時流行的殖民地復興式簡約特色,加上當時鋼筋混凝土的技術已相當流行,因此大樓外牆以清水紅磗(即表面沒有批盪而見到磗砌)及混凝土建成,成為中央會所紅磚外貎的一大特色。

 

會所設計簡約,外型呈一個窄長的長方體,屋頂主要為平頂,外牆裝飾亦以粗面批盪飾面及紅磗砌成裝飾圖案,另外,因會所建於華人地方,更將中式琉璃瓦加入設計元素,以及兩側入口以中式牌坊佈置。六層會所內設有大禮堂、交際室、西餐廳、小講堂、健身室、會友宿舍、圖書館、游泳池、更衣室、漢文日校、工商夜校,廚房及食堂等,設施一應俱全。

 

本會於1917年2月10日,邀請香港維多利亞會督倫治華博士為中央會所主持奠基禮以後,經兩年八個多月的時間,會所終在1918年8月31日落成,於同年10月10日由施勳護督親臨主持開門禮。當年新會所舉行一連五天的開幕禮慶典活動,包括有多場盛大的演講、體操表演、音樂會、提燈會及參觀活動等,吸引超過2萬3千人參加。

 

 

大樓外的奠基石,刻有「甘為眾役‧致眾獲救」兩句格言,而中央的會徽,外環表示整個生命及宇宙秩序的完整和統一。內環代表信誓的指標及在人間無盡的友誼和愛心。在上雙環之內,放置會徽的其它部分。XP為希臘文Chi Rho的縮寫,其意義為基督,亦為基督教早其的標志。紅色正三角徽有內外兩邊,外邊代表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聖,內邊代表人的德育(Spirit)、智育(Mind)及體育(Body)三者的合一。會徽正中間爲一翻開的聖經,引用了約翰福音第17章21節,爲基督代求的祈禱文:「使他們都合而爲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這是基督教青年會的基本經訓,來聯合同道青年,建立天國於人間的目的。

按下按鈕回頂部返回頂部


設施前衛

中央會所的成立,不單為本地華人提供首個華人會堂,當中設置的室內冷暖水泳池以及室內懸空鑊形跑道,亦為全港首見,為當代青年人提供最前衛的運動設施、健身服務以及接觸西方玩意的機會,亦配合當時社會提倡「體育救國」的理念。會所1918年成立該年,會友數字達2,068人,參加會內大小聚會共10,419人次;而會方更就新會所落成後七十日內(1918年10月23日至1919年1月3日間)的體育事工參與情況進行統計,記錄顯示享用健身室者共1,557人,享用泳池者共730人,享用灑浴池者共有1,557人,盡見新會所設施廣受市民歡迎。

 

二十世紀初期,香港缺乏大型禮堂,加上中央會所設備完善,故此許多重要的活動以及大規模之演講、國貨及美術展覽均選址於此進行。當中最廣為人知的,為1927年2月18日和19日,中國近代著名作家魯迅先生應本會與香港大學的邀請,一連兩日於中央會所大禮堂發表了兩場演講,主題分別為《無聲的中國》和《老調子已經唱完》,內容主要為推動白話文運動和解說文字改革的意義。據記錄指,當時禮堂600多個座位均座無虛席,這兩場演講,在文學史上,更被寓為香港新文學的起點,為文學歷史上一重要事件。

 

除此以外,於1936年2月15日舉行的全港首場集體婚禮,亦於中央會所舉行。當年為了提倡節儉的婚嫁,改變奢侈浪費的風俗,故舉行集體婚禮,更於婚禮前邀請名流演講,分享夫妻之道以至節育及婆媳問題,以及為11對準新人進行彩排。婚禮當日,除由青年會會長歐偉國(上海商業銀行行長)任主席外,大會更邀請了第一名華人議政局成員周壽臣爵士擔任證婚人,並由青年會樂隊現場奏樂,場內500多個座位滿座,吸引不少傳媒採訪。另外,1922年3月26日舉行的反對蓄婢會,亦於中央會所舉行成立大會。

 

作為一個推廣青少年服務的會所,運動設施為會所的重要建設,加上20世紀初,國人目睹國家處處受到壓迫,因而提倡「體育救國」的理念,希望年青人培養做運動的習慣,訓練強健體魄,當國危之時作出貢獻。一直積極推動體育發展的青年會,除於新會所設置籃球場外,亦設有全港首個室內泳池,以及首條室內懸空鑊形跑道。

 

中央會所內的室內泳池,冬天時更能提供暖水游泳,會方亦安排游泳班,吸引大量會員參加,除於1930年成立最早的游泳小組外,本會亦是港協暨奧委會成員,以及香港業餘泳會的創會會員。另外,會方於籃球場上方,設有懸空的室內木製鑊形跑道,更在跑道四個角落,設有健身器材讓會友使用。至於跑道的懸空設計,相信與美籍設計師有關,因歐美會落雪,所有運動要移師室內進行,故相信設計師依照美國會所藍圖設計中央會所;而將跑道設計成鑊形的原因,相信與現今單車館鑊形賽道相似,目的為有助跑手加速有關。

按下按鈕回頂部返回頂部


救急扶危

本會自1908年創立救傷班「救傷第一法班」,由外籍醫生葉純擔任教授,其後,本會與聖約翰救傷隊合作,組成「香港聖約翰救傷隊香港青年救傷支隊」(下稱青年會救援支隊)。多年以來,青年會救援支隊對救急扶危不遺餘力,於1932年日本侵略上海,以至1941年日本進侵香港,青年會救援支隊都肩負重任,先後派員到戰區跟隨陸軍服務,防守要塞炮壘。本會亦安排中央會所作為防空救護隊半山區A段總站,更將泳池水抽乾予防空署(Air Raid Precaution Department)的志願人士休息。會所亦安排區內及中上環一帶居民避難,曾經有過千群眾擠在會所,幹事們盡力招待並維持秩序。

 

本會當年亦聯同香港六大基督教團體組織「難民救濟會」,為難民提供衣物;其後,更成立「隨軍服務團」,在前線設立站所,提供醫療救傷服務,兼在後方建立支持據點,促進軍民合作。當中,著名音樂家黎小田的父親黎草田先生(1921─1994年),於十多歲來港定居,並加入本會的課餘讀書會「青萍社」。當年日軍侵華,本會展開用唱歌救國的群眾歌詠救亡運動,當時擁有優美嗓音的黎草田獲吸納擔任指揮,並活躍於青年會教唱抗日救亡歌。1939年3月,本會唱歌班於上環卜公球場舉行的千人大合唱,由黎草田擔任指揮。黎於高中畢業後,加入青年會隨軍服務團,隨赴前線,以歌聲鼓勵士兵,並在前線和敵後宣傳救國抗日。

 

本會於抗日戰期間,除致力於國內抗戰救亡作出各項支援外,同時仍繼續為本港居民提供服務,於1938年2月24日,本會曾聯合香港女青年會、香港廠商聯合會舉辦首屆大規模的國貨展覽會,即現時的工展會。於1941至1945年間的香港日治時期,會所被日本徵用作日語及德語學校,該段時期會所暫停一切活動,只集中救傷工作。

1945年香港重光,中央會所恢復為本會的總部,繼續積極恢復事工服務拓展。本會於1948年主辦「香港工商出品展覽會」,在中央會所的禮堂及健身室搭蓋建六十多個攤位,一連七天舉辦展覽活動。

按下按鈕回頂部返回頂部


服務發展

為了應付社會迫切的需求,本會於60年初積極籌備四大建設,包括籌募經費興建社區會所、青年會中學校舍、窩打老道會所大廈以及青年體育訓練場館。位於油麻地窩打老道的會所大樓於1966年建成後,本會的總部於1966年移師至窩打老道23號,而位處必列者士街的中央會所亦改名為必列者士街會所。

 

必列者士街會所繼續為中上環區居民服務,六十年代時主要服務流連街頭的兒童、學生及青少年為主,亦提供幼稚園教育服務;而體育事工方面,必列者士街會所更可謂本港運動及游泳項目的搖籃,培育不少精英運動員。1954年,本會泳隊12名成員獲選為香港代表,參加遠東奧林匹克運動會,1967年游泳團取得全港華人冬泳比賽男女團體錦標;全港公開渡海泳包辦女子組冠亞季軍:泳隊於全港公開賽及華人泳賽先後獲男甲團體冠軍、女甲團體冠軍,而於1964年,泳隊兩名成員亦獲選參加於日本舉行之世界奧林匹克運動會。

 

自1918年投入服務的必列者士街會所,經過多年的風雨洗禮,會所內外都需要不定期修葺。港英政府宣布於1985年收回必列者士街會所,而會所當年曾面臨被拆卸的危機。當年工務局以每年維修費高昂為由,堅決要拆卸;惟市政局文物保護組則認為,應保留會所並將之列為文物古蹟。當年,在社會福利署麥林春嫦副署長、中西區區議會高漢釗主席及中西區地區委員會胡楚南主席的力主下,政府決定將會所轉型用作庇護工場、宿舍及康體服務,讓百年會所得以保存,必列者士街會所的服務,亦拓展至弱能人士範疇。

 

1985年經社署批准,本會將必列者士街會所改裝,除了原先的青少年及康體服務外,更拓展至服務弱能人士的庇護工場及宿舍。社署於1993年撥款一千萬元作維修費用,用以在必列者士街會所地下以及2樓增設必愛之家庇護工場以及必愛之家宿舍,為弱能人士提供提供就業、復康、輔導、康樂及住宿服務。於1981年及2009年,必列者士街會所更先後獲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級為二級及一級歷史建築物。

 

現階段,禮堂及體育館已改為庇護工場,工場可容納170名殘疾人士,大樓二樓亦提供50個名額的中度智障人士宿舍服務。而位於地下火爐附近的位置,亦成立「智閒情café」,為庇護工場工友提供實地的工作環境訓練,亦為市民及會友提供小食及飲料的休息處。

 

由中央會所至現時的必列者士街會所,本會於100年間為中上環區市民提供不同形式的康體、教育、輔導以至物理治療服務,亦照顧社會弱勢的需要。在未來的日子,必列者士街會所將繼續堅守本會「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宗旨,為本區市民提供多元化兼高質素的服務,與香港市民共同進步及成長。

按下按鈕回頂部返回頂部


 

必列者士街歷史變遷影片

 

 

  • 宿舍

    會所成立初期為青年宿舍,只招待男賓,不少來自中國的交流生、學者及外賓亦曾經入住留宿。至1995年,會所加建成必愛之家,前青年宿舍改建為弱能人士宿舍,為中度智障人士提供50個宿舍名額。

  • 火爐

    會所由美國建築師設計,故按西方藍圖設有火爐,而壁爐腔以磚砌成,左右兩側以瓷磚裝飾,上方置有會徽及對聯,火爐及煙囪雖早已封閉,但會方於2008年在爐旁位置設「智閒情」售賣小食,為庇護工場工友提供職業培訓機會。

  • 禮堂

    20世紀初香港缺乏大型禮堂,故許多大型活動、演講、放映會、展覽均在會所禮堂舉行。至1995年,會所加建成必愛之家,禮堂亦改為庇護工場,可容納170名殘疾人士提供日間職業培訓服務。

  • 泳池

    全港首個室內泳池,冬天更設有暖水游泳,日戰期間曾經清空水池予區內區民避難之用。戰後泳池繼續讓市民使用,而池邊的一條百年歷史的銅梯,為1918年建成後一直沿用至今。

  • 鑊形跑道

    在室內運動場之上方,設置全港首條懸空鑊形跑道,跑道四角更物盡其用,設有健身器材。百年跑道至今雖已停用,跑道表面亦顯得凹凸不平,但近觀細看時,便能欣賞到木製跑道的紋理,盡見歲月痕跡以及百年前工匠之功夫。

 

 

論壇橫額

comming soon

 

必列者士街會所100周年

 

必列者士街的人文風景

作者:青年會中學校友陳天權先生

必列啫士街(現稱必列者士街)是上環一條介乎城皇街與水池巷之間的街道,以署理律政司必列啫士(William Thomas Bridges)為名。街道不長,現擁有兩座歷史建築,最古老的一座是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會所,為昔日華人主要的文化康樂活動場所。會所建於此區,反映了這是早年華人聚居的地方。

青年會會所和學校
會所於1918年落成,樓高六層。它並非由華人建立,而是基督教青年會北美協會策劃。從會所大禮堂門口的捐款碑可見,建造費75,000美元由芝加哥的麥金覓先生(Mr. C. H. McCormick)和碧士東夫人(Mrs. W. E. Blackstone)捐出,另有182名本地居民和機構捐款購地,當中不少是赫赫有名的殷商士紳和洋行公司。他們的慷慨解囊令青年會迅速發展,在華人社區紮穩根基。

另外會所大樓也不是華人設計,而是出自芝加哥建築師樓Shattuck and Hussey的手筆。紅磚綠瓦,走火鋼梯置於建築物外部,具中西合璧的建築風格。大樓擁有多個香港之最,包括第一間華人會堂,設有第一座室內游泳池及第一條懸空鑊形跑道,並有室內運動場、餐廳和宿舍等,一應俱全。

會所禮堂曾是舉辦文化活動的熱門場所,1922年在此舉行反對蓄婢會成立大會,1923年舉行節儉運動會,1925年舉行青年會美術展覽會。最矚目的是1927年中國近代作家魯迅應邀來港,在此舉行了兩場演講,講題是〈無聲的中國〉和〈老調子已經唱完〉,對新文化運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1936年香港第一次集體婚禮亦在此舉辦,目的是提倡節儉婚嫁。

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於1908年在德輔道中開辦漢文學校,是最早面向民眾的中文學校之一。1913年租用樓梯街公理堂樓下作為校舍,1918年遷入必列者士街51號的會所,翌年轉至會所對面的青年會學生宿舍(必列者士街70號)上課,更名「青年會日校」,1931年成為六年制小學。

戰時學校停課,1946年開辦初中,讓小學畢業生可以繼續升學。1960年青年會董事會決定重建校舍,發展為完全中學,以應付學位不足問題。同年年底拆卸必列者士街70號的舊校舍,連同政府撥出毗鄰空地,1961年建成八層高的新校舍,定名為「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

1966年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將總部遷往九龍,原有的會所改稱必列者士街會所,繼續用作青少年活動中心。外觀結構未有隨歲月而改變,外牆仍見「基督教青年會」六個中文字,展示20世紀初流行的美術字體。只是禮堂在1995年改為「必愛之家」庇護工場,外人不能隨意入內。2000年青年會中學亦搬家,分階段遷入天水圍。舊校舍於2004年關閉,其後給予國際學校Island Christian Academy使用。

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
必列者士街另一座地標就是公理堂。美國公理會的喜嘉理牧師(Charles Robert Hager)於1883年來港,得溫清溪、宋梓榮等人相助,在必列者士街2號租地設立佈道所和書館。同年冬天,孫中山來港就讀聖公會拔萃書室,在公理會領洗。其後他入讀中央書院,住在佈道所三樓宿舍。

1901年公理會遷往必列者士街與樓梯街交界,1912年易名「中華公理會」,1919年加入中華基督教會。1951年公理堂在銅鑼灣禮頓道興建新堂,舊址供廣州遷來的美華中學使用,至1960年代結束。1970年拆卸舊址重建新堂,門牌為必列者士街68號。

戰後政府在必列者士街會所2號公理會佈道所舊址興建室內街市,樓高兩層,1953年落成,設計屬當時流行的包浩斯風格。地下設有26個檔位,售賣魚類及家禽。一樓有33個檔位,售賣牛肉、豬肉、水果及蔬菜。一樓部分空間於1969年闢作室內遊樂場,並加建兩條橋接駁後方的永利街。

電影《歲月神偷》曾在永利街取景,2010年公映後引起大眾關注該區的舊建築。最後市建局放棄重建永利街,必列者士街街市亦於2011年納入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供非牟利機構申請活化。結果由新聞教育基金取得,籌辦「香港新聞博覽館」,介紹香港開埠以來新聞媒體的發展過程,預料今年底開幕。

貫穿必列者士街的樓梯街,連接皇后大道中和半山堅道,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街道之一,為市民上落上環半山帶來方便,因此樓梯街兩旁興建了不少重要建築。除了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一級歷史建築)和前必列者士街街市(三級歷史建築)外,附近還有文武廟(法定古蹟)、廣福義祠(二級歷史建築)、東華醫院主樓(一級歷史建築)、前細菌學檢驗所(法定古蹟)、舊已婚警察宿舍(三級歷史建築)等。漫步此區,可讓人細味沉澱其中的歷史文化,回憶早年的華人社區面貌。

必街趣事

作者:必列者士街會所二級助理康樂體育主任黎子衡

必列者士街會所於2009年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物,至2018年更成立100周年。這幢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加上其獨特的紅磚牆外觀,吸引許多不同類型的訪客到此參觀。我在必列者士街會所工作了兩年亦遇上不少趣事,在此與大家分享一下。

平常人接觸電視藝員及電影明星往往只在螢光幕裡,而我,走到必列者士街會所外圍就可以了。他們經常以會所的紅磚牆做拍攝背景,我們會所的同工更以VIP的位置觀看他們整個拍攝過程。拍攝期間亦吸引不少途人前來圍觀,場面非常熱鬧。

電視台及電影公司取景的地方,當然也吸引了一群「私影」的愛好者。其中以婚紗照及畢業照最為常見。必列者士街會所大門鐵閘、黑色圍欄,還有建築物兩旁的走火樓梯最為熱門。獨特的建築設計配上古色古香的味道,令他們不惜以身犯險攀欄越牆,幸好會所的同工一眼關七,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的意外。

除了吸引不同團體來取景及拍照,也會有遊客對會所的歷史很有興趣。曾經遇過一些本地及外國遊客、建築師等到此詢問會所的歷史、架構及規模,同工們都會十分樂意給他們講解。有些更會要求到會所其他地方參觀,例如魯迅曾演講的大禮堂、香港首個室內運動場及懸空鑊形跑道等等。但這些地方受到資源重新調配,現成為必愛之家庇護工場,所以謝絕訪客,未能讓他們參觀。

更有趣的是,曾多次有中型或大型車輛駛進必列者士街街尾的死胡同後調頭,種種原因下總會撞倒水池巷那邊的角柱。新奇有趣的事太多,但同時亦習以為常。

有著各式各樣的人到訪,令必列者士街會所增添了不少人氣,其歷史價值也成為中上環地區的地標,相信日後也會吸引不同人士前來參觀,欣賞這裡的獨特色彩。

空中校長室

作者:1961-1972青年會中學、小學舊生梁勝棋

巴比倫「空中花園」位列世界七大奇蹟;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亦不遑多讓,也有「空中校長室」,雖不能列入奇蹟,卻可成為趣談,佔會史一席。

話說於一九六零年的青年會六十周年大慶,董事會倡議「四大建設」以茲紀念,四大建設為分別擴建市區會所、青年會中學、青年體育訓練場館及青年會大廈。其中青年會中學(青中)就是將會所對面原有的小學校舍拆卸,重新建成一幢樓高八層的新校。

青中在一九六一年九月一日開課,但新校舍還未落成,因此,要暫借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上課幾個月。

於是,會所的禮堂和健身房搖身一變成為「兩大劏場」(原來不是近年才有),將禮堂和健身房用幾塊簡陋的屏風分隔成多個課室,供師生臨時上課。舞台化身成校務處和教員室,老師坐在台上俯視群「生」,居高臨下,的確「高人一等」,倒符合聖經所言︰「學生不能高過先生……」(馬太福音10章24節)。

舞台兩側各有一個僅三數十呎的袖珍化妝間,化妝間內有一小閣樓由一道狹窄曲折鐡梯連接,閣樓非常狹小,擺下兩椅一桌一文件櫃後,已無多少空間,這就是所謂的「空中校長室了」。

校長室雖然簡陋,惟身處「半空」,比舞台上的老師又高出一等,比起台下諸生,更是「高高在上」,倒算「層次分明」。

那年代會所當然沒有冷氣,校長何世明牧師拖著二百多磅的肥大身軀,天天沿鐵梯爬上爬下,確不是味兒。但相對於要面對和克服創校所遇的種種難題,筋骨勞苦又算得上甚麼?

何校長魄力驚人,能幹勤懇,青中光芒,就在這個身處半空,連轉身都有困難的斗室裏輾轉萌發,六、七十年代的青中,無論在會考成績,入大學率,以及在音際音樂比賽的成就,均大放異彩,讓師生校友引以為榮,津津樂道。

青年會健身室

作者:1961-1972青年會中學、小學舊生梁勝棋

青年會必列者士街會所設施中,最令人津津樂道者,可能就是在健身室那條懸空的環型跑道,不止環型,更在轉彎位呈鑊形弧度,讓跑到彎位時身體可以微微傾側(有點類似現代的鑊形單車場),抵消外傾的離心力,以當年的標準來算,是十分先進前衛的。

這條跑道,成了青中學生體育課的熱身場:「大家先跑八個圈……」

健身室不乏體操器材,鞍馬、木馬、雙槓、單槓、高低槓、籃球架、羽毛球網……樣樣齊備,筆者最愛的,就是吊環和繩索。

樓頂天花垂有五個吊環,呈一字直線排開,每環相距大約六至八呎,玩者由第一個環出發,一手緊握吊環,利用臂力、腰力和少許起動時的衝力,凌空盪向第二個吊環位置,待用手捉緊第二個吊環後,隨即鬆開第一隻吊環的手,將身體盪向第三隻吊環,如此在五個吊環間盪來盪去,活像猴子在森林樹上穿梭,非常好玩,但需要很好的臂力、腰力和體力,不是太多同學可以玩到。

攀繩更刺激了,有條頗粗的繩纜由健身室天花一直垂到地面,下面鋪上厚墊,我們在老師指導下沿繩子手腳並用往上爬,一直爬到天花(約兩層半至三層樓高度),再慢慢爬回地面。由於繩子夠粗,比較容易利用雙腳合攏夾緊繩索,無須單靠手力攀爬,減低上攀難度。雖如此,要攀到那麼高,還是需要相當膽色,因此沒有太多同學敢碰這玩意。

青年會餐廳

作者:1961-1972青年會中學、小學舊生梁勝棋

青年會有餐廳? 在哪?

在必列者士街青年會會所地庫,昔日青年會中學對面,入口處在水池巷。

餐廳內有只有半個雪櫃大小的升降機,分上下兩格,有門。當然不能載人,僅用作運送食物。升降機不必用電,機頂接有滑輪和繩子,上落用人手拉動,樓上(餐廳)樓下(廚房)升降機旁各有一個用手拍打的鈴子,樓上的侍應寫了菜單,將單放入升降機拉送到下層,拍一拍鈴子,廚房工作人員聽到「叮」一聲,便會到升降機檢單;如事者,當廚房將煮好的食物拉上樓後,也會拍打一下「叮」……

當年會所二、三樓設有宿舍,住客都是單身男子,餐廳就是他們解決開餐的地方。其後青中成立,餐廳也就為青中師生提供多一個午膳好去處。六十年代初期,青年會餐廳牛腩飯一碟賣八角錢,較附近食肆便宜二角,因而頗受歡迎,午膳其門如市。除午、晚膳外,亦有早茶供應,火腿煎蛋、咖啡奶茶、普洱壽眉、山竹牛肉、鶉蛋燒賣、雞扎、义燒包,甚至雞球大包均有,款式不少,中西合壁。

來不及上課前吃早餐的同學,餐廳更會為他們打開「方便之門」。辦法是由一兩個「敢死隊員」(通常都是自告奮勇、必定是男生),乘小息甚至轉堂空檔時間,一縷煙潛出校園,奔到對面的青年會餐廳買早點,通常是义燒包、雞包一類。餐廳職員也看準商機,曉得熟客品味,也明白分秒必爭的道理,早將飽點袋好,待跑腿一到,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消三秒,瞬間完成交易。

跑腿在一眾掩護下返回校園,然後一口氣衝入課室,高舉戰利品炫耀。

而最佳享用早點時間卻不在小息,偏偏要等到上某國文老師的課時。

但見老師搖頭擺腦朗誦國文,一眾頑童卻忙於分發飽點,傳遞找續,一邊扮老師搖頭晃腦,一邊瞇著眼睛品嚐熱騰騰點心。期間當然不忙扮鬼臉,不少女同學都被逗得大樂竊笑,卻鮮有「同流合污」的膽子!其實她們也有參與傳遞飽子和協助找續,一旦東窗事發,恐怕也難以脫離「協助及教唆」罪名。

有一回,終究出事了,有位女生在協助傳遞找續時,雞手鴨腳將一把零錢叮叮噹噹掉到地上,那老師本混然不覺,仍然沉醉吟詠字裡行間,但聽全班哄笑,總教瞧出端倪,放下書卷問︰「喂……幹甚麼﹖」全班更是拍案笑彎了腰。老師鑑貌辨色,憑眾人的眼神,鎖定了一名「滋事者」,正待審問,豈料該同學卻是有口難言,口中還有骨頭未吐,吱吱唔唔,尷尬非常,滿堂更轟笑得前俯後仰。最後還是由一位女同學「見義勇為」、挺身解圍,指稱一位(沒有「聚餐」的)男生不小心掉了錢包,角子滾滿一地云云……老師境界至高,胸襟廣濶,雖將信將疑,卻就既往不究,繼續埋頭誦讀「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我的必街那些年

作者:「必愛之家」宿舍及工場前主管周淑珍

在青年會服務40年間,見證着必愛之家的宿舍和工場成立,回想起當年與同事們的努力和付出,看到每一位受助者在必愛之家愉快工作和成長,實為我的工作生涯添上無限色彩。

猶記起社署當年批准將必列者士街會所,由原來的青少年中心改建成弱能人士宿舍及工場,當中的過程中可謂苦樂與共,令人非常難忘!會所雖然有青年宿舍樓層,但要更改設計以符合照顧弱能及傷健人士,更要將歷史猶久的禮堂及運動場改變用途,化身成庇護工場,當中涉及許多程序及困難,例如保安、消防、私隱及種種安全等問題,慶幸我有一班很好的同工,與我並肩同行,排除萬難,讓宿舍順利在1995年投入服務,讓這幢富有歷史色彩的紅磚屋,加多一重功能和歷史意義。

雖然身邊總有人認為,將近百年的古蹟變成工場,實在非常浪費,而機器及貨物運送過程亦對百年建築造成損毀,實在極為不智;但我對此卻不認同。

其實,會所轉營是必然階段,能夠將百年古蹟活化,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務,讓社會弱勢得到支援及一個溫暖的家,實為十分有智慧的做法。期望必列者士街會所在主的帶下,與香港市民一同成長、進步,繼續為大眾提供貼心的服務。

 

相片收集

 

必列者士街會所屹立上環一百年,除了為市民提供多元化的服務及活動外,富有歷史色彩的紅磚屋外型,亦成為拍攝熱點。藉著會所成立100年的大日子,我們誠意向各位徵集在紅磚屋內外拍下的文青相、婚紗相、畢業相、家庭相及活動相;又或你珍藏的必列者士會所會員證、活動刊物等,用以設計及製作成為大型背幕,於百周年慶典當日,與大眾齊齊回味我們在必列者士街的那些年。

收相電郵:info@ymca.org.hk
(請註明:必街那些年)

短片與動畫

 

為慶祝本會必列者士街會所服務香港100周年,本會特別製作多條講述會所歷史的短片及動畫,當中更邀得本會會長丘頌云先生、總幹事劉俊泉先生以及國際聯青社香港地區的地區總監陳浩庭律師,分享有關必列者士街會所的背景和故事,讓大眾深入了解必列者士街會所的歷史與服務。

 

 

CopyRight © 2018 Chinese YMCA of Hong Kong-Bridges Street Centre.

謹以此詩祝賀YMCA115周年!(包含YMCA)

YMCA 嘅形象十分Young,
一直做着MEANINGFUL 角色,
帶領青年人去CHANGE THEIR LIFE,
活出豐盛人生Any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