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YMCA of Hong Kong

Languages

Subscribe Newsletter

專題文章頁面橫幅

【青年脈搏】青年存公義 共享經濟 趨善避惡

10-03-2016

人物專訪:黃岳永 (「有機上網」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

 

黃岳永相片

任何新事物出現,都會帶來新機遇,與此同時,在有待社會消化過程中,也會引來各種爭議。「共享經濟」是近年新興的經濟模式,重新調配資源,令到資源得以運用並達到有利大眾的目的,而Uber及Airbnb就是當中較為人熟悉的共享經濟模式,並深受年青一代歡迎;正當近日Uber的合法爭議鬧哄哄,何不宏觀地看,年青人可以怎樣把握共享經濟的機遇,既為自身帶來機會,亦能造福社會。 一直致力社會革新,並透過科技推動社會企業發展的黃岳永先生(Erwin)認為,年青人必然成為共享經濟這類新經營模式的重要角色,但他亦相信新技術會產生新價值及新權力,但這種權力傾向善,還是走向惡,關鍵在於如何運用,寄語年青人把機遇時,亦要心存公義,細想社會整體利益。

 

回首基層體驗 辛酸猶新

黃岳永先生,曾經是美國矽谷IT總裁,近年對他最多的稱呼是「窮富翁」、「社會企業者」,他在2009年參加真人Show《窮富翁大作戰》,體驗居於深水埗板間房生活,並收垃圾去賺取每天50元的工資,期間隨身物品只有iPhone,事隔多年,直至訪問時,他仍直率地高呼:「這個節目真的很要命!」對於當年的體驗,他這樣形容,「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刨鉛筆,不是愈刨愈尖,而是愈刨愈短,我知道自己還有幾天便可以離開這裡,但本身住在這裡的人,還是要繼續住在這裡,繼續在這裡生活。」

 

改變一個生命 已是無限大

他說的都是事實,但可以怎樣改變貧窮情況?你可能覺得,他在鏡頭前毫不掩飾辛苦,但重點是在這次體驗後,他做了些什麼去回應貧窮問題,「就在節目首映禮當日,有社工問我:『你拍完這個節目後就重回你的世界了,但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轉變過?』當時我無語,然後我問自己可以做些什麼?社會有貧窮問題,有很多不公義事情,我真心想出一分力。」於是他着手做社會企業『有機上網』,在此以前,他亦創立了「平安鐘」長者服務,而有「有機上網」則為基層兒童提供電腦及廉價的上網服務,又找來一群大學生協助,「扶貧,不是你給他們電腦就可以,而是他們發現有人關心自己,其實我未必可以改變全世界的運作,但只要改變到一個人的生命,這些基層小朋友就由絕望變成有希望,這件事,已經是無限大。」

 

權力擴張 機遇變惡魔

社會企業跟近年新興的共享經濟模式,也是類似的嶄新思維,坦言喜歡創業的Erwin由創立「平安鐘」開始,再到「有機上網」及後來的「香港加油」,其實都是在創業,不過對手是「貧窮」而已,「我不過在重新調配資源,令資源運作得更好,在過程中我不過是中間人,令到基層人士得到廉價的產品及服務,但質素更不是差的,我不是要最多的客人,更不是為了賺錢,只希望善用這個方法,帶來少少社會影響。」同樣道理,像Uber及Airbnb這類共享經濟模式,跟社企亦是一種社會革新,而不少共享經濟模式都得到市民支持,但Erwin認為任何共享經濟模式的革新過程中,必然會產生好多權力,但當權力集中於某一家公司手上時,有可能會變成另一個壟斷現象,「像Uber事件,的確令舊體制(的士業界)有聲音,但其實政府可以跟各界研究,如何在法例上規管,而非只作拘控,要明白,Uber是一家資產達400億,可媲美國家級企業的公司,如果沒有法例規管,而Uber發展又如此具規模時,其實對Uber的用家來說,也是沒有保障的。」

 

趨善而行 麗新國度

Erwin想指出的是,這些新思維會帶來新價值與機遇,同時亦會產生權力,當權力可以趨向善,亦可以偏向惡,在於權力擁有者如何定位,「又以Airbnb為例,我自己試用過這個應用程式,以很便宜的價錢在瑞士訂了一間環境很漂亮舒適的房間旅行,並得到屋主的完全信任,我由最初以為受騙,到最後發現世界原來可以如此美好,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在共享經濟模式裡所建立的權力,只要向善意方面地發展,其實反過來,會是一件很美麗的事情,令我們重新活在一個信任的環境。」他認為善惡走向,很視乎權力擁有者的想法,但要迎合新經濟模式,首先要在法例上進行規管,他舉例說新加坡是容許Uber在國內推行的,但前提是雙方要討論如何在法例上進行規管,相反,韓國則完全禁止Uber在國內推行,反而韓國自己參考Uber的模式,自訂一個「韓式Uber」於國內推行,他認為香港應該參考外地例子,進行檢討。

 

把握機遇 年青人共享經濟成果

共享經濟概念涉及不少創意思維,而創意往往來自年青人,「我們不應該阻止創意發生,但在創意過程裡要想清楚個人利益與城市利益的關係,因為新經濟模可以產生無限可能,但條件是要需要有信任。」在香港人對社會的信任度愈來愈差的時候,Erwin認為年青人更應該把握共享經濟的機遇,「其實很多新應用程式都是由年青人開發,賺錢是沒錯的,但亦要細心想想社會利益,這很重要,年青人肯嘗試,不怕輸,但即使輸都不要傷害人傷害自己,而且年青人學識多,而且願意學習,解難能力亦高,這就是21世紀的競爭力。」他亦舉例指最近有個20來歲的人,構思了一個應用程式,讓一幢大廈每層的用戶去共享如吸塵機這類佔地方又不是每天使用的家電,「他的構思很有意思,我們要使用一件東西時,其實不一定要擁有它,像吸塵機,這麼佔地方,如果可以跟其他鄰居共用,一方面發揮了分享的快樂,二來過程中亦減少了廢物,三來亦因此帶回了久違的人情味。」他認為這些新穎構思,反而是很多待在框框太久的人所想不到,故寄語年青人在共享經濟的機遇下,好好把握。

 

黃岳永相片